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9778vnsr威尼斯人官网 > 散文文学 > 正文

  民国临水照花人

  编辑荐:上海悠长的弄堂里,民国烟雨中,她着旧时的素衣锦袍行于熙攘人群中。我只捕捉住她瘦高傲然的背影,能依稀看出她昂着高贵的头,冷傲又漠然的看着凡俗往来,有着极致的璀璨,有着坚定地孤独,有着净身的赤白干净。

  我忍不住与爱情相遇,心生欢喜,尽管变得很低很低,低到尘埃里去.

  ---题记

  时光无涯,不早不晚,遇见,终不能幸免。满城风雨,她着一袭素锦旗袍,款款走来,我见着她?不过是历史给她的写照,这个民国临水照花人,清绝如她,冷傲如她,韶华后的风轻云淡,我竟更加觉着她从骨子里透出来的赤白干净。我想我是喜她的,这么一个倾城的女子 张爱玲。

  早在韶华初好时,她就曾写过: 生命是一袭华美的袍,爬满了蚤子。 思想如此明澈,对生命悟得如此通透。可尽管如此,她还是抵不过俗果的诱惑,想要有人给她倾注温情,始终还是一个未尝情果的世俗女子,漫漫长路,只为与他相遇,红尘相逐。

  然含苞待放的花傲然开放终归不易,虽民国男子众多,偏这朵不寻常的花非为最无情的一个开放,还绽放的如此惊艳,他是她生命中的劫,让她甘愿低头为他绽放,最终遭遇无情后独自萎谢,她不过是一个世俗女子,让爱情伤到无以复加,变得出落的清醒明透,这一切是孽亦是缘,绽放时是欢喜的,萎谢时她并不落魄,但亦无人听见那声轻叹。想来她还是可救的。

  当世人途经她的盛放,皆道惊世决绝,亦尽是两眼放光,想来那个时空已无力招架。然胡兰成却能让她低到尘埃里去再从尘埃中开出花来,那时的她自以为能与之烟火一生,便身着一袭华美的袍爱到不问将来,不问结局,无视世俗眼光,只是纵容自己。直到在绚烂中灰飞烟灭,化作满地残雪。终肯作罢。

  她如同飞蛾扑火般的坚定我自是喜的,只叹她这朵惊艳的花开错了时间。还好胡兰成的背弃,虽让她感到悲戚,却并没有迷失自己。那一刻,虽已沉沦,亦是清醒。最终她的决绝,华丽转身后的独自萎谢亦是难得。或许世人觉得被抛弃的她是落魄的,而我却不以为然,只是感叹她低头后又拾起自尊傲然昂头转身的那份勇气,如此不易,这就是她,始终清绝冷傲,不同流俗。这样一个传奇的女子,怎能不让人珍爱?

  那个传奇的时空,她优雅地挥舞着文字,轻而易举地搅乱了上海滩。舞尽了明月的光芒,舞出了她与胡的情缘。然而她怎知亦是她喜爱的文字、与生俱来的才情间接扼杀了这场生命的相遇。张的文字似通晓世事,却实则只有浅薄的人生经历。她从不招惹世俗,可似乎世俗偏爱与她交涉。她带着惊世的才情,在岁月静好中悄然开放,从不负锦绣光年。她虽肯为胡委身尘泥,可那与生俱来的性情,誓死不改。她文字里透出来的那份洞察世事,谁都无法将她视作寻常人。

  胡自知她心性孤冷,他终是触摸不到她的世界,再加上红尘路遥,他需要太多风景相陪,可从不会愧疚于张。这段倾城往事,从一开始就注定会郁郁而终。她的才情让她绚烂,也差点毁了她。幸而她总能明白盛衰有时,聚散难免。这样一个聪明的女子。不是不值得被爱,而是谁都爱不起。

  浮沉几度,曾经沧海,她只当过往。她熙攘于人群中,深知那些风霜不幸,实属寻常。飞蛾扑火后的灼伤感并没有让这个冷傲疏离的女子喊疼。她依旧平淡地静看日落,任凭世事沧海桑田,只管无痛无痒。过往一切只当浮萍漂水,曾经满怀期待携手看花开的生活,已然不屑。

  自她背井离乡时,已决定无爱无恨的活着;自她决绝红尘、华丽转身时,已决定将岁月念作慈悲,深知聚散有时,只最后为自己再骄傲一次;自她开始离群索居时,已决定被人无声无息地忘记。从此一路安定,一路念岁月,无悲无喜。这样一个决绝的女子,谁能不轻念她的名字?

  胡曾说过张爱玲无情,我只觉得她是将柔情放在心底,她怜惜一草一木一花。骨子里懂得众生不易,对世事皆报以宽容。她只是习惯了用冷傲疏离伪装自己。只因为怕受伤害,并非真正地性情孤冷。胡兰成这样的话,对张爱玲来说是不理解,是残忍,比抛弃他们之间的情缘更让张痛心。这样一个世间最会懂得的女子,哪能平庸的存在?

  尽管被春风扰过,却始终如光阴清醒决绝,也就是这样的她,从未有人能真正懂得,有她的那个时代已经过去,而她的灵魂却是不死的,屹立在历史的尘埃中,那么醒目。

  上海悠长的弄堂里,民国烟雨中,她着旧时的素衣锦袍行于熙攘人群中。我只捕捉住她瘦高傲然的背影,能依稀看出她昂着高贵的头,冷傲又漠然的看着凡俗往来,有着极致的璀璨,有着坚定地孤独,有着净身的赤白干净。

  上一篇:韩寒,信与否 下一篇:古城,沧桑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友情链接 |  优美散文  |  精彩小说  |  世界名著  | 
www.9778.com_9778vnsr威尼斯人官网_澳门威尼斯人手机投注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