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9778vnsr威尼斯人官网 > 散文文学 > 正文

  一个人的西行

  这是初夏的五月,路过甘南藏族自治州。如果在内地,这个时候已经是花开旺盛的时候,夏天的感觉不时袭来。但五月份的这里却是大雪纷飞,一片冰雪世界,白茫茫的草地,悠闲的牦牛,还有躺在路边打着伞遮挡风雪的放牧人。我和同事还只穿着衬衫加薄外套,被这突如起来的高原世界惊呆了,看着车窗外放牧的牧民,依然是厚厚的皮衣裹得严严实实,藏族的毡帽下只露出黝黑的脸庞。路面上的雪虽然被来往的车轮辗压殆尽,没有堆积,但路边草场基本上已经被大雪覆盖,白茫茫一片,已经几乎分不清是雪还是羊,仅有白雪中露出一丝青草的绿意,才让人知道,这不应该是冬天的季节。

  过卓尼、临潭两县后公路一直蜿蜒曲折向上,逐渐把草原甩在后边,高山草甸映入眼帘,我这才惊呆,原来这里海波已经较高。记得在地理书里有讲到,高山草甸一般在三千米以上才有。因没有测量工具,也没有任何准备,仅是因为遭遇岷县大洪水,被迫改道从这里北上兰州,只是知道有这么一条路可以到达,却没想到与这样的美景邂逅。中午时分到达合作市区,路上行人依旧稀少。稀稀拉拉几个藏民在风雪中匆匆而过,静寂的城市没有沿海都市的繁华,被白色覆盖在这高山云巅,似云似雾的空气环绕着这个属于安静的高原城市。因为急着赶路,所以也没有停留,便从市区外围的国道穿行而过,几个小时后绿色渐入眼帘,到临夏的时候,已经春天的景象。因为工作原因,直奔兰州。

  到兰州与同事会和,办完事。得以喘息的机会,在同事的建议下,我们计划南下区瞻仰藏传佛教中最着名的格鲁派主寺之一拉卜楞寺。一大早从兰州南上高速出发,沿着来时的路先到临夏,后走国道前往拉卜楞寺所在地夏河县。中午时分,到达夏河县城。县城沿着一条小河所建,典型的藏族风格建筑和诸多的藏族同胞,感受到了浓厚的藏族气息。来来回回穿梭的喇嘛与各地前来参观的游客占据了这个小小的县城,各式藏族服饰店铺和餐厅密密麻麻分布在街道两旁。看到这和内地完全不一样的特色,才回想起来,这里属于甘南藏族自治州。

  拉卜楞寺是藏传佛教格鲁派的六大主寺之一,在这里已经延续了几百年的历史。敬奉佛教的藏族同胞把自己的孩子从小送到这里来,学习知识。有宗教学,也有医学,较为全面的学习,使得这里成为藏传佛教的最高学府之一。寺庙位于县城北边,紧挨着县城,由此可见,夏河县应该是因拉卜楞而建的。如果没有来过这里的人,肯定以为寺庙应该是在一座深宅大院内,被高大的围墙围起来,深不可测。但这里却恰恰相反,各种殿堂分布在街道的各个角落,看似章乱无序地任意排列。我们也带着一颗敬仰和崇敬的心,在各个殿堂里静静走过,跟着藏民一起按照顺时针方向转动尼轮,为自己祈祷,希望在佛祖的指点下,让自己的心灵得以净化,不再为世间的种种而烦恼。六字真言时时刻刻在耳边回响,虽然我不明白它的真实含义,但这种浑厚的声音让我已经抛却世间的痛苦,带着洁净的身躯进入这无比高大的佛教殿堂。心灵的净化,精神的升华,跪拜在佛祖面前,闻着浓浓的酥油灯燃烧的味道,聆听佛祖的教诲。如果我来生转世,我愿做一名为佛祖守候点灯的守门人,不再问世间的红尘与杂扰,生长在这高原之巅敞开心灵的怀抱,虔诚地诵读六字真言,洗清曾经的罪过。

  从拉卜楞的街巷种走出,藏传佛教的祷告声依旧回响在耳边,久久不能离去。在同事的建议下,我们继续向西,下一站桑科草原。记得来的时候在卓尼、临潭县境内看到过草原,但桑科这种规模和名气的草原还是第一次看到,也是第一次与之亲密接触。从拉卜楞出来,一路向西,大约十多公里,便来到桑科草原。开着车在草原里驰骋,虽然没有传说种的那样美丽,没有电视里的那种感觉,但对第一次身心融入草原的我,所有的一切显得那么新奇。

  桑科草原分布在夏河两岸,崎岖不平的草原夹在在两岸的雪山之中,河水蜿蜒曲折地静静流淌着,带着高原的冰晶似从远古而来,滋润着夏河沿岸的藏族儿女,六畜兴旺的牧区在这里繁衍生息,若似神圣的殿堂展现在蓝天白云间。藏牛羊穿着厚长的绒毛悠闲地吃着青草,不时回头看看我们这些天外来客,却又似乎不在意,回过头去,摇着尾巴继续寻找青草的味道。现代化的牧民骑着摩托车来回穿梭,把走远的牛羊赶回原来的地方。在这里,我努力寻找电影里那种骑着高头大马,甩着长鞭,在羊群种来回穿梭的场景,可是却迟迟没有出现。社会生产力的发展,让这高原之上的牧民也抛却了原始的面孔,把现代化的装备投入到千百年来从未改变过的放牧中。现代与原始的完美结合,让人不由的感叹,这是天人合一的完美画卷。停下车,踏进草原,用心聆听这片净土带给我的心旷神怡,绿草的清香迎面而来,大口呼吸这来自神灵的恩赐,放佛置身与仙境之中,顿时,所有的烦恼与恩怨,皆被抛弃,我心坦然。

  桑科草原还拍过一部电影,也算是一部比较有名的电影《天下无贼》,里边的特景镜头大多在这里拍摄,唯一可以寻见踪迹的就是树立在路边的一个广告牌,广告牌上有这部电影的介绍和照片。我们下车与其合影,体会现实与虚拟的不一样感受。如果不是这块广告牌,我们也许无从得知这里曾经的辉煌。

  在夏河县,我们找了一家藏族餐馆,品味藏族同袍的饭食。小县城很小,一条不宽的街道两旁是两三层高的小楼。我们来到一个位于二楼的小餐馆。老板娘很客气的用生硬的普通话欢迎我们的到来。据说藏族几乎都是女人持家劳动,男人除了放牧,其他的活都不干,包括重活脏活都是女人包揽。也许是这样的吧,始终未见男主人的出现。我们点了一壶奶茶,和一些藏肉包。在藏式酥油味浓郁的餐厅里,坐着我们几个汉族小伙,一旁吃饭的藏民不时投来异样的眼光,但却是友好的,慈祥的。

  夏河的安宁与慈祥,是在内地从来不可能有的,藏族的淳朴与实在依旧保存在现代化发展的今天,红尘扑扑的都市琉璃永远被排除在这个高原之巅的小城之外,拉卜楞寺里进出的喇嘛依旧虔诚地诵经念佛,保持这种最原始,最忠诚的面孔,从来不为外界所干扰。唯有夏河之水不再受到这种传统观念的束佛,从高原而来,向东迂回曲折而去,寻找这种古老与现代之间的平衡。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友情链接 |  优美散文  |  精彩小说  |  世界名著  | 
www.9778.com_9778vnsr威尼斯人官网_澳门威尼斯人手机投注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