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9778vnsr威尼斯人官网 > 小说简评 > 正文

  天窗上的女孩:一.你不在我身边,但我还要坚强

  一.你不在我身边,但我还要坚强

  二零一五年的四月,A城里有名的画家史小颖在拿了一个名气不小的美术奖后,在所有人的期盼下举办了首次个人绘画展览,但地点却选择在一个不大不小的城市一个她来自的城市,一个故事开始的地方。

  A城的展览馆是周边城市都比不了的,也算是最大的经景点区,平常就游客不少,如今主办小颖画展游客更是人山人海多是慕名观画这也就瞬间成了媒体关注点。

  小颖站在五星级酒店房间的落地窗边,俯瞰着这个城市的繁华,手里端着一杯刚冲好的黑咖啡,她与窗外的天,大楼仿佛融合成一幅画,美的让人哑然,长条纹衣衬出她倾长消瘦的体型,咖啡入口,苦涩蔓延。

  一辆黑色的汽车缓慢停下,台阶上的记者蜂拥而上,人群的吵杂声,相机快门声,人们七嘴八舌的发问声这些让小颖感受到成功,但却又很失落,世界这么大少了林沫同她一起分享。

  小颖站在人群簇拥的中央摘下墨镜笑容甜美的面向所有人,才情与美貌兼得一直是媒体热捧的话题,在离她最近的一个穿白衬衫的短发女记者发问,请问史小姐你为什么选择在A城举办画展,以你的实力完全可以面向更大的世界

  小颖抬头看了看天,突然想起了林沫的脸庞,就好像对着她笑,: 因为A城是我绘画开始的地方,一个希望一个梦想播种的地方,一路花开,如今我到这里收回成果,算是份念旧的情怀吧。

  画展正式开始,白色的画展大厅四壁挂满了画,快门声,惊叹声,赞美声充斥着整个大厅,大厅向内延伸小颖隐蔽在人群中,踩着细长的高跟鞋一路走向仅离她十步之遥的一幅画,每一步都走的很慢仿佛只有这样才有足够的时间去回忆些什么。

  画上的主角是两个女孩,看得出来是初夏阳光穿过树叶的缝隙打落在她们身上画中的树叶十分生动好像还在被微风吹拂着,两个女孩都穿着洁白的校服,短发女生把长发女生揽入怀中,泪水滑动在她白雉美丽的面颊,小颖走到画前时眼角全湿了,嘴角却依然强扯着笑.

  视线透过画穿梭到十六岁那天,阳光下微风吹拂着树叶沙沙作响,A城中学的操场有一个过百年的树,此时的小颖卷屈在树旁的白瓷砖上哭,一旁是追上还喘着气的林沫,林沫一脸心疼的看着她,默默的递上纸巾,小颖一抬头眼泪鼻涕什么都混在一起,细长的眉毛紧紧拧在一块,带着哭腔的喊着: 我就是这多余的一个,他们都不在乎我的感受吗?豆大的眼泪扎进泥土,奶奶我好想你,奶奶要是你还在多好 哭声撕心裂肺在一旁的林沫忍不住哭了,她才十六岁为什么要承受这么多,这个世界是多么不公平啊,林沫心疼的想着缓缓反身抱住她下巴抵在她的头顶眼泪划过脸颊如同星坠,坠入发丝,轻轻地安慰着小颖: 请相信我一切都会好起来的,还有我呢!我会一直陪着你的 哭的都喘不上气的小颖紧紧抱住她,抱的那么紧就好像在用劲全部力气去抱住生命中最重要的一个人,十指紧紧的攥着她的衣服指节微微泛白。

  昨天晚上一向对小颖寡言少语漠不关心的母亲端着一杯水扣响了她的房门,她还很是意外地开了门,母亲一反常态的对她笑了伸手关上门,小颖看到,她进门冷冷说道: 你怎么来了有事吗? ,母亲抬起头看着她轻叹了一口气,门外是弟弟看动画片兴奋的叫声小颖听了觉得很烦,拧紧了眉头一脸不悦的对她说: 麻烦让你儿子声音小点真烦人! 她故意把你儿子这三个字咬的很重。白了一眼面前的女人转身回到自己的座位,尽管小颖的态度很差,女人却丝毫没有离开的意思,显然这次有很重要的事。女人轻轻把水放到她桌上,空着的手突然不知道放哪,显得有些举措。小颖头也不抬的打破沉默: 有什么事快说吧 她终于开了口: 小颖你还记得那个张叔叔吧妈妈最近要和他结婚了 小颖听到这个瞬间停住了笔头,张叔叔是那个两个月前出现在奶奶葬礼上的男人之后也和母亲一直没断开联系。

  在这前前后后的期间小颖不止一次从窗外看见他开着车在楼下等母亲,母亲每次都是在房间精心打扮漂漂亮亮地从房间出来,心情很是愉悦。这两年期间她从未和小颖提过关于他的事尽管小颖什么都猜到了。小颖冷笑了一声: 哼!就是两个月前出现在奶奶葬礼上的陌生男子,每次出门的约会对象? 语气中满是讽刺与不屑,母亲默认的低下头,这大概是她第一次在小颖面前低头,小颖不退让的说: 你两年来从未开口提起过怎么现在知道关心我的意见了?,你早干嘛去了!

  音量因愤怒而提高许多小颖强忍住眼泪,牙齿紧咬着下唇。从出生到现在,在她面前这个女人,从未给过她关爱一直是冷淡漠不关心,在小颖看来根本不爱她,从小到大给她关爱的只有奶奶,她刚出生没多久父亲就去世了,母亲从未在她面前提过关于父亲的只言片语,小时候的小颖每次向母亲撒娇都会被残忍的推开,每次试着询问关于父亲的事情她都冷淡的说不知道这三个字。她听久了之后就长大了,再也没问过她什么,如果不是必要的谈话她们之间是无话可说的。

  小时候以为在那个女人面前流泪才会让她动容,后来知道是太天真,所以从八岁开始她的眼泪就越来越少,如今更是不会当她面笑,可是眼泪就在眼眶拼命的打转,: 奶奶走了你就随心所欲了,爱和谁结婚就和谁结婚吧,不关我的事,你从来就没在乎过我,你给我出去!

  最后几个字几乎是吼出来的,门外顿时传来了弟弟受惊的哭声稚嫩的声音喊着妈妈。

  女人听到门外的哭声红着眼睛意味深长的看了一眼小颖便冲出门去。门砰的一下关上的瞬间小颖的眼泪像断了线的珍珠再也止不住,她痛苦地蜷曲在地上,双手抱着自己失声痛哭。

  上一篇:公安局长与死刑犯儿子 下一篇:乡城记事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友情链接 |  优美散文  |  精彩小说  |  世界名著  | 
www.9778.com_9778vnsr威尼斯人官网_澳门威尼斯人手机投注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