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9778vnsr威尼斯人官网 > 小说简评 > 正文

  100元与10000元

  1978年,我回到了阔别多年的故乡---铜仁。回到家,却不见双亲。那时,通讯极不发达,离开部队前无法与家人联系。于是,我就坐在我家门坎上等。

  隔壁王大姐,见一位穿军装的坐在我家门口,便好奇地前来询问:请问你找谁?这时,他婆婆也出来了,一看是我回来了,连忙过来告诉我,我妈病了,正在医院住院。

  我急勿勿赶到医院,只见一位老人跪在一位医生面前,求他救救她儿子。我觉得奇怪,就走上前去扶起老人,问他究竟出了什么事?老人告诉我,他儿子得了出血热病,急需救治,可家中一时又拿不出钱,医生说,医院有规定,没有钱不能入院。听了老人的话,我心中一阵酸痛。记得我八岁那年,我从牛背上摔下来,后脑摔了一寸长的一条口子,我父亲背着我一口气跑到医院,也是没有钱,医生也不肯理我们,我爸爸一口气又将我背回了家,从灶台上取下了煮饭的锅,刮下锅底灰涂在我伤口上。想到这里,我迅速从上衣口袋中拿出十张十元大票给了老人,转身就去找我母亲去了。

  过几天,我给我母亲送饭,又碰上了那位老人,老人一把拉住我,扑通给我下跪,我连忙扶起老人,问他儿子病情,他告诉我,他儿子病情好转了,要不是我及时相救,他儿子说不定是什么结果。他说,过一段时间,他猪娃卖了就还钱给我,我告诉老人,那钱不用还了,是我送给他的。

  三十多年过去了,我又回到了我的故乡,也算是叶落归根吧?铜仁的气候和三亚大不相同,一回来我就病倒了。

  在市医院住了十几天,结账时,医院仅收了我一百多元费用。铜仁住院怎么这么便宜?不对,十几天住院费都要好几百元,还有医疗费,各种化验费呢?于是,我又返回医院,告诉他们,这账算错了。医院财会人员笑嘻嘻地告诉我,这账没有错。于是,我就跟他一笔一笔地算起细账来。医院无奈,只好告诉我实情:王院长替你交了一万元。

  王院长?我不认识呀!他是不是搞错了?来到院长办公室,只见一位四十几岁的中年人站起来迎接我。他告诉我,他姓王,就是那一年,我给一百元救他命的那个孩子。我根本不记得有这么一回事。他就把当时发生的细节全部讲出来,才让我想起似乎有这么一回事。王院长告诉我,是他父亲让他学医的,意思是让他永远记住,没有钱住院差点丢了性命的日子。他父亲临终前一再嘱咐他,一定要找到我,感谢我的救命之恩。

  当年我仅仅给他一百元住院,如今他却为我付一万元住院费。

  上一篇:鹊桥归路 下一篇:做个微笑的白衣天使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友情链接 |  优美散文  |  精彩小说  |  世界名著  | 
www.9778.com_9778vnsr威尼斯人官网_澳门威尼斯人手机投注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