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9778vnsr威尼斯人官网 > 小说简评 > 正文

  红月

  雨季还没过去,经过几个月雨水的冲刷,山里的林木树叶像打了一层绿蜡一样光亮可人。女人挺着个大肚子在自家菜园里忙碌着,丝毫没有察觉到灾难逼近的气息。天边的乌云还没有散去,黑黢黢的让人有些压抑,太阳一下山,天空就像泼了墨汁一般黑得吓人。女人抬眼看看天,阴沉沉的,好像又要有一场大雨,于是她直起身,停下手中的活,扶着腰,一步一簸地往回走,空气本就稀薄高原染上湿热更让人觉得有些呼吸困难,刚走几步女人就已经心跳加速面红耳赤,女人似乎察觉到了什么,急促的喘息着,眼神中满是慌乱,慌乱的四处张望着,双手紧紧的护着肚子。女人隐隐约约看到远处有人赶着牛车正在往这边走,正想开口叫喊,眼前突然黑了下来,什么都看不到了

  女人费力的扭扭头恢复了意识,还未睁开眼睛,就只听到耳边小声的抽泣声和远处清亮的犬吠,她本能的抚摸着自己的肚子,孩子还在,她不禁舒了口气,这才缓缓睁开眼睛。周围都是自己熟悉的摆设,首先跳入视线的却是婆婆满是心疼和愧疚的脸,女人努力扯出个笑容叫了声 娘 ,老妇人闻声 哇 的一声就哭了出来,边哭边责备着女人: 媳妇儿你可吓死娘了,你怎么那么不小心?挺着个大肚子还晕倒在菜地里,刘医生说你贫血不能干活太累,你怎么就那么不听话呢?要不是贵子爹娘刚好赶着牛车路过,还真不知道会怎么样,阿强又不在,你说你要是出点啥事儿,我 老妇人说不下去了,房间里只剩下一声一声的啜泣声,女人轻轻的安慰着老妇人说: 娘,我这不没事吗?孩子他爹不是快回来了吗,我就去看看地里的莴苣长得怎么样了,孩子他爸最爱莴苣炒肉了。 女人边说边抚着肚子,似乎在回忆着什么,脸上满是甜蜜。

  大雨持续了几天,丝毫没有停下来的意思,女人的心情并未被湿热沉闷的天气所影响,反而越发欣喜起来,村里的刘医生告诉她,孩子就在这两天就会出生了。女人每天都不厌其烦站在家门口的抚着圆鼓鼓的肚子望着村口,祈祷着这个小生命的降临,也期待着那个让她牵肠挂肚的男人赶快归家和她一起迎接肚子里这个小可爱的降世。女人肚子里的小淘气似乎感受到了她的期许,越发的不安分起来。女人越是渴望看到那个熟悉的身影,老天愈是故意和她开玩笑一般,一天一天的等来的却是男人归家延期的消息。

  这天傍晚,大雨难得的停了下来,天边难得出现了大片大片的火烧云,夕阳亮的格外刺眼,时间一点点消逝,火红的太阳一点一点沉了下去,月亮从另一边缓缓地爬上天幕,也许是余晖还未褪去,月亮也被染上一层薄薄的血红色,美丽又让人有些不安。

  女人像往常一样正收拾着饭桌,肚子开始一阵一阵的坠痛,女人开始紧张起来,慌张的叫着屋外的老女人,老女人一下子也慌了神,进屋扶着女人躺在床上,慌乱地跑出土屋跑到邻居家唤了几个中年女人后,又匆匆跑向村里的小诊所。两间小土房瞬间热闹起来,几个中年妇女进进出出,生火烧水忙得不可开交。几个小时后,一声女婴娇嫩的啼哭打破了小村落寂静的夜。中年妇女们深深呼了口气,你一言我一语,满脸怜爱的逗着老妇人怀里抱着那个粉嘟嘟的小东西,老妇人颠着怀里的孩子笑得满脸褶子。突然,屋外传来几声争吵声,屋里的人纷纷停止了说笑,好奇的往外张望。

   你小声点!小丽刚生完孩子,婶儿身体又不好,这事可不能这时候让她们知道,万一再出点啥事儿,你 一个中年男人愤怒的斥责着身旁的女人,女人只是捂着脸抽泣着,不再说话。 说啥呢? 老女人不知道何时出现在门口,眼角还挂着笑纹,转身把孩子递给身边的一个穿花衣的中年妇女,又从门边拿来两个木凳, 来来来,坐着歇歇,小丽刚生,这家里乱的,你们是来看孩子的吧,哈哈,是个女娃,可嫩了,水灵灵的和小丽一个样 老妇人边说边招呼男人女人坐下,男人有些拘谨,女人嘤嘤的啜泣着,老妇人看他们都不愿意坐下,有些不解,皱皱眉头看着满脸泪痕的女人,起身责备起男人,男人僵硬的笑了笑,瞪了身边女人一眼。老妇人走近拉起女人的手安慰着: 咋啦?和婶婶说,婶替你训他! 婶儿 阿强和阿生他们 呜呜 男人脸色有些难看,老妇人握紧女人的手,急切的问道: 你说什么?我儿子阿强咋啦?你弟弟阿生又咋啦?你在说什么? 婶 男人为难的开口,老妇人越发的心急: 你们倒是说啊?你哭啥?

  女人听到门口的吵闹声,好奇的竖着耳朵听着。 阿强阿生开的货车在回来的路上被滑下的石沙推下山了,县里的急救队全体出动也没找回来,他们 男人满脸悲痛小心翼翼地向老妇人一字一句的说着。 啊 我的儿呀 老妇人终究还是克制不住哭出了声。屋里的女人手紧紧握着被角,男人的话如同一个个炸雷,在女人的脑子里轮番轰炸,搅得她头晕目眩。

  屋子里的中年妇女们看到女人晕了过去顿时炸开了锅,一阵闹腾,女人硬是恢复了意识,屋子里的人都屏息看着她,她挣扎着直起身,抱过老妇人手中的孩子,老妇人先是愣了一下,生怕她做出什么意外的举动,直到女人空洞的眼睛露出一丝她熟悉的笑意才放心的把孩子交给她。 娘,咱还没给孩子取名字呢。 老妇人吃惊的看着面如白纸的女人,机械地点点头, 我想起一个名字, 红月 李红月 娘你看怎么样? 老妇人泪流满面: 好好, 红月 好,我孙女就叫红月 女人看着老妇人傻傻的笑着,手不停地抚着怀里的小宝贝,小声的说着: 红月啊,娘和奶奶在呢,你要好好健康的长大,要成为爹娘奶奶的骄傲,要好好活着知道吗? 说着眼泪如水柱一般顺着脸颊滴在襁褓上。老妇人流着泪心疼的拍着女人的背说: 我老李家对不住你啊 女人抬头抹抹眼泪笑着说: 没事,娘,咱得好好活着,好好的爱咱红月,连着阿强的分 老妇人不再说什么,只是默默含泪的点头。

  女人低头看着怀里的孩子,又转头看着窗外,漆黑的天空,繁星点点,一轮明月直直的对着木窗,月亮依旧还是傍晚时那样泛着红光,诡异又迷人。在这个有着红月的夜晚,她失去了丈夫,上苍却又给了她另一个希望,女人对着窗外的月亮,泪眼婆娑,却始终带着微笑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友情链接 |  优美散文  |  精彩小说  |  世界名著  | 
www.9778.com_9778vnsr威尼斯人官网_澳门威尼斯人手机投注 All rights reserved.